孙宏斌的“半条命”押在三张烂牌上?

孙宏斌的“半条命”押在三张烂牌上?孙宏斌的“半条命”押在三张烂牌上?

乐观到遗憾,距离有多远?对于孙宏斌来说,是373天。

2017年1月15日,在融创150亿投资乐视的发布会上,融创中国董事会主席孙宏斌以“白骑士”的姿态站在贾跃亭身旁,那时候,孙宏斌对这一投资还是满满的乐观:“如果不把这个公司搞好,我这辈子就真的有遗憾了。”合影中,同样来自山西的两个商人,脸上挂着同款的抿嘴微笑。

没想到遗憾真的来了!发布会仅过去373天,2018年1月23日上午,在深交所互动易在线举行的投资者说明会上,孙宏斌以乐视网董事长的身份答复投资者:“我会尽力(搞好乐视),希望不留遗憾。但如果仍然没有办法,那也只能遗憾了。人生有很多遗憾。”

也许是为了不留遗憾,孙氏一直在努力让自己变得“理性”。2014年11月,他在微博上感慨:“年轻的时候觉得进取、冒险、坚持、勇往直前很重要,现在觉得忍耐、宽容、让步、妥协也许更重要。

然而,仅在去年半年多时间里,“理性”的孙氏就豪掷千亿用于买买买。其中最大一笔,就是花438.44亿收购万达13个文旅项目91%的股权。

如今,面对乐视这一地鸡毛,他会选择坚持还是妥协呢?

孙宏斌的“半条命”押在三张烂牌上?

01

乐视网是老孙的“半条命”?

1月24日,停牌9个月后,乐视网复牌第一天,股票就跌停在13.8元。

多家机构预测,乐视网估值在3.9元/股左右,按此价格,后续还有一大波跌停考验孙宏斌的耐心。

这场150亿的交易在融创近年来的诸多大手笔中,并不算是重头戏,但唯一不同的是,乐视是融创自成立以来第一次跨行业投资。

这场150亿的投资过程仅仅36天。孙宏斌与贾跃亭的合作无疑是一次“闪婚”。两人的会面源于乐视三里屯一处资产的收购,孙宏斌与贾跃亭第一次见面长达六七个小时,按照孙宏斌的说法,第一次谈完之后他就有了投资冲动。

此后的一系列措手不及也在情理之中。2017年5月,在融创的2016年股东周年大会上,孙宏斌说,“乐视网是老贾的半条命,也是我的半条命。”

不过,150亿对于3000亿规模的融创来说并不是大数目,它凭什么能成为孙宏斌口中所说的“半条命”?孙宏斌之前给出的理由是,传统房地产行业红利已经结束,融创要开始寻找增量市场投资,乐视网和电视影视业务属于大文娱板块,可以为融创分摊风险。

这种出于业务层面的解释很难为“命”做注解,倒是孙宏斌的IT行业出身更容易让人产生联想。

孙宏斌是从IT业起家。1988年,出身于清华大学计算流体力学硕士的孙宏斌下海,投身联想。当时联想的主要产品是联想汉卡,直到两年后的1990年,联想推出第一款自主品牌的微机,孙宏斌也已从普通员工成为联想集团企业发展部经理,主管范围包括联想在全国各地开辟的18家分公司。

这一段过往,在孙宏斌的心中很难不留下些情结。从这个角度来说,孙宏斌与乐视发生的最初那一场老房子着火式的热恋似乎更容易理解些,与其说乐视是他的“半条命”,不如说那是他回敬没法重写的“前半生”

孙宏斌的“半条命”押在三张烂牌上?

02

“半条命”押在三张烂牌上

不过,孙宏斌的这“半条命”,潜藏着三大不确定,分别对应融创收购的乐视三块资产。在融创对乐视150亿的投资中,79.5亿元用来拿下乐视网子公司乐视致新33.5%股权,60.4亿元人民币用于收购乐视网8.56%股权,10.5亿元用来收购乐视影业15%的股权。

第一个不确定是乐视网

乐视网2017年三季报显示,贾跃亭当期持有10.24亿股股票,以25.67%的持股比例位居第一大股东。目前,其所有的股份都被冻结,99.4%的股票处于质押状态。

有人调侃,乐视复牌后,将接连有13个跌停板。一旦乐视网股价跌破质押平仓线,而贾跃亭无法及时追加担保,其持股就有可能被金融机构处置,乐视网第一大股东位置也将易主。

届时,孙宏斌也只有两个选择,要么接盘彻底掌管乐视网成为大股东,要么面对极具不确定性的新大股东,此前其对乐视网超过60亿的输血或将再次为他人做嫁。

第二个不确定是乐视系唯一的优质资产乐视致新

去年年底,在前期超百亿输血后,融创又通过子公司向乐视致新与乐视网提供了17.9亿元的高息借款及总额不超过30亿元的担保。

作为交换,孙宏斌获得了乐视网所持的相应资产作为抵押。一年之后,假若乐视网和乐视致新无法按时还款,孙宏斌将成为乐视致新的大股东,对电视业务掌握实质话语权。目前,孙宏斌旗下的天津嘉睿以33.5%股权暂居乐视致新第二大股东,与乐视网持股仅差6.81%。

第三个不确定性是乐视影业

在这一资产中,孙宏斌10.5亿的投入与其它两项相比最少。此前孙宏斌旗下公司拟通过对乐视影业增资以持有其40.75%股权,获取大股东地位,但这一增资在1月19日宣告失败,归因于乐视控股持有的乐视影业股权冻结不能解除,以及关联方其他应收款问题迟迟未能解决等等,导致交易无法推进或无法获得批准。

从去年9月的当众哽咽到当下的“愿赌服输”,他在未来是否还会继续对乐视影业输血不得而知。但在那之前更为迫切需要想清楚的问题是,即便是拿下三块资产控股权,自己说了算,这样的新乐视要来的意义究竟是什么?

可以说,孙宏斌把自己的“半条命”押在了三张烂牌上

孙宏斌的“半条命”押在三张烂牌上?

03

为什么说这是三张烂牌

“以前我完全不知道互联网是门什么生意,我花了很长时间来搞清楚什么是生态,最终我弄懂了乐视的资金流向,钱从哪里来,到哪里去。”一年前,孙宏斌还比较自信。

不过,互联网资产的产品毕竟不是房子,得靠薄利多销,买会员得一个月一个月充,电视一台台卖。脱下生态的华丽外,孙宏斌捏在手里的涵盖“硬件+内容”的乐视资产其实并不“坚挺”

先说他投资最大的乐视致新。即便是在“入行”半年多后,孙宏斌判断:“新的乐视商业模式完全不同,视频平台这块竞争不过BAT,因为他们的流量多,那我们往后退一步,做互联网电视,这一块BAT谁都没有。商业模式稍微一改就是赚钱的。”

但“稍微一改”并不容易。且不说近几年BAT早已间接通过投资切入了互联网电视这一红海市场,仅仅看当前的大屏市场,早已杀成一片红海,毕竟行业门槛太低,华南一带代工生产线完备,只要有资金,谁都可以进入。

乐视高层也表达过质疑:这几年大量新互联网品牌进入,已经提前透支了市场未来几年的销量。2016年,乐视致新卖出了600万台电视,而有数据显示,去年前三季度,乐视电视的出货量仅为150万台——这也很容易理解,用户可以一年换一部手机,谁家又会年年换电视呢?

再者是内容。乐视网靠啥赚钱?除了卖电视占近一半营收外,还包括会员、广告这两大主营业务。不过,即便是内容付费时代到来,但视频网站仍处于持续烧钱状态,普遍亏损业内皆知,哪怕是当前行业龙头地位的爱奇艺,2016年的亏损也高达27.65亿元。

如果不能持续烧钱,用户粘性可想而知。按照最新数据,去年前三季度乐视网净亏损16.51亿元,比去年同期下滑435.02%,2017年全年预计仍为亏损。

乐视影业更不用提了。尽管在2016年乐视影业实现营收10.98亿元,有1.45亿元净利,但如果按照融创15%的持股比例,分到手的利润杯水车薪。自2015年的《芈月传》后,近两年乐视在影业上缺少爆款。而乐视影业未来能否扭转,除了依托优质内容也别无他法。

去年7月孙宏斌曾如此定下乐视未来的商业模式,“多卖电视多拍电影”。但拍一部电影砸的钱得卖多少台电视才能补回来?如果没有其他更来钱的业务支撑,这一商业模式多少显得单薄。

话说回来,虽然乐视资产包里一把“烂牌”,但有2.5万亩的“土地”是真金白银。孙宏斌到底输没输,还得看这些地他怎么用。孙宏斌的“半条命”押在三张烂牌上?

孙宏斌的“半条命”押在三张烂牌上?孙宏斌的“半条命”押在三张烂牌上?

评论

  • 相关推荐
  • 新闻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汽车
  • 科技
  • 房产
  • 军事